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重庆律师

铁肩担正义(重庆律师电话13224922468)微信:cqlu88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重庆律师吴远国将秉承维护法律尊严,追求法律公平与公正,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。愿在民事诉讼、商事诉讼、行政诉讼、刑事诉讼方面为大家提供热忱的法律服务。同时代理各类非法律诉讼业务和为各类企业、公司法人及公民个人提供法律顾问等服务。现重庆泰源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,法律服务热线:13224922468.

网易考拉推荐

5年维权艰辛等待 11名重庆籍矽肺民工5人离世【图】   

2009-08-08 11:04:29|  分类: 新闻动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5年维权艰辛等待 11名重庆籍矽肺民工5人离世【图】
剩下的农民工病情逐渐恶化,依然期待着赔偿

5年维权艰辛等待 11名重庆籍矽肺民工5人离世【图】  - 重庆律师 - 重庆吴远国律师网

    昨日,万州白羊镇石龙乡,蒲自炳的X光片触目惊心。     

5年维权艰辛等待 11名重庆籍矽肺民工5人离世【图】  - 重庆律师 - 重庆吴远国律师网

蒲自炳正在喝药。

    现状

    “来……坐……”见有客人来,身患矽肺病的蒲自炳说了两个字,断断续续地,话说久了,他就开始喘气。个头约1米7的他,体形消瘦,体重只有百斤,穿着一件陈旧的红背心,整齐地扎在西裤里。

    2004年5月,在温州市龙湾区一矿石研磨厂打工的11名重庆籍民工,全部被诊断为矽肺病。5年的时间一晃过去了,在经过一系列漫长的诉讼、仲裁后,5位农民工在等待赔偿中去世。11人只剩下了6人,而他们的病情也在逐渐恶化,生命垂危,依然期待着赔偿。2008年1月,律师周立太帮这11名民工又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,目前尚无结果。

    凑不齐2000住院费

    昨日中午,记者走进万州白羊镇石龙乡蒲自炳的家中,在堂屋门口来回走动了两三步后,蒲自炳扶住了门框,招呼妻子牟云招给记者搬来椅子。尽管今年刚满60岁,但他每天只能坐在院子里耍,即便是门前几米外的公路,走起都费力,“每天早、中、晚要吃3次药。”
话说多了就喘气

    蒲自炳家的红砖房,屋内屋外都还没刷涂料,堂屋内摆放一台冰箱,顶上挂着一把挂扇,二楼卧室里有一台25寸的电视机,这就是他家仅有的3件电器。蒲自炳说得很慢,话说久了就开始喘气。他指着堂屋方桌上几种药告诉记者,这种虫草清肺胶囊一次就要吃6颗,一天光吃药都要十多元钱。

    前几天,蒲自炳的病情有点严重,但去镇上卫生院看病,医生要求他住院,两千元的住院费却将他难住了。“现在我们就靠在温州打工的小女儿每个月寄500元,和种地一年收入一两千元。”蒲自炳说,他只好回家休息,还好这几天又感觉好起来了。

    2004年10月,蒲自炳因在温州市一矿石研磨厂打工期间患上矽肺病,被当地劳动局认定为伤残四级。认定为工伤后,仲裁赔偿金额为146800元,实际上,他只拿到了75000元,除去2万余元的律师费,就只剩下5万元了。

    同年,蒲自炳拿着仅有的5万元钱回到万州老家,原先的土房已经塌得不成样子,在亲人的帮助下,勉强修起了砖房。之后,蒲自炳每天还能帮妻子把牛牵到几十米外的山下放一放。但是一年多后,蒲自炳的病情加重,连去放牛都困难了。

    “2004年6月份,在妻子、女儿的陪同下,我到南京一家医院透析了13天,花去1万多元。加上这几年吃药看病,赔偿的钱早就用完了。”蒲自炳说,回来这么多年,他去万州城里也只有5次,而且都是去看病。

    妻子全心照顾他

    蒲自炳的妻子牟云招每天五六点起床,做好早饭后就出门打理地里的包谷、红薯等,中午又回家给蒲自炳做饭。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蔬菜汤对蒲自炳的病有效,妻子就经常做给他吃。她还从书上看到,将枇杷等8种药分别打成汁后喝下,对矽肺病有效,她就做起放到冰箱里。

    “前天,我花两百元抱了一个猪崽回家养,这两百多元还是欠起的,等把家里种的柠檬卖了才能还上。”牟云招在厨房里悄悄告诉记者,老蒲喜欢吃肉,养猪可以自己吃。而且前几天,老蒲病情严重,牟云招怕他突然走了,家里又只有她一个人。这两天,老蒲的病情缓和点,听说猪肉价格涨上去了,就赶紧养一个,万一他走了,家里拿不出来钱,把猪卖了正好能帮上忙。

    蒲自炳告诉记者,他觉得得这个病相当于判了死刑。他的一个患病同乡被病痛折磨时,想上吊自杀,但没有力气去把铺盖撕成条,最后病死了。
当年

    为女儿学费外出打工

    1996年,47岁的蒲自炳体重120多斤,想到家中两个女儿要读书,他决定外出打工挣钱。听同乡说,温州市龙湾区的矿石研磨厂发工钱及时,他便决定去闯一闯。一到研磨厂才发现,蒲自炳发现在这里工作灰尘十分大。“如果设备正常,厂里的灰尘能让你看不到几米开外的东西,除了口罩就没有其他的防护工具。”蒲自炳告诉记者。

    在灰尘中工作7年

    一心想为女儿挣学费的蒲自炳还是坚持下来了,一月能有1400元收入,除去自己吃饭、住宿等日常开销外,就将钱寄回老家供女儿读书。蒲自炳一干就是7年,依旧没有什么积蓄。2003年,蒲自炳在上班时不停地咳嗽,干活也无力,最后被老板要求离开研磨厂。蒲自炳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他的同乡熊少金在这家研磨厂干了9年,也出现同样的病状。蒲自炳患病后,考上大学的大女儿也只好放弃继续读书,小女儿前往温州打工。

    2004年5月,蒲自炳在这家研磨厂打工的10个重庆老乡,先后都查出患上了矽肺病。央视《焦点访谈》节目曾对此事做过报道。之后,在未进行职业病诊断、工伤性质认定及伤残等级鉴定的情况下,蒲自炳等人获得了几千至几万元不等的补偿。

    蒲自炳说,他们并不同意这种处理方式,多次到当地的职业病防治部门以及劳动行政部门投诉。2004年10月,进行职业病诊断后,结论为矽肺Ⅰ-Ⅲ期,当地劳动部门对蒲自炳等人做出工伤认定,认定为2-4级伤残。

    等待再审中5人去世

    2005年5月,他们又委托重庆周立太律师事务所周立太、白自强律师担任其代理人。但此后的事情让蒲自炳始料不及,赔偿陷入漫长的诉讼、仲裁中。研磨厂对工伤性质认定结论不服,申请行政复议失败后,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,法院审理后判决撤销了工伤性质认定结论。

    2005年8月,11名重庆籍民工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,该院开庭审理后,撤销了一审法院的判决,并判决维持工伤性质认定结论。随后,11名重庆籍民工分别向龙湾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,该委经审理后作出裁决,扣除原达成协议后厂方已经支付的费用外,另由研磨厂支付12万至23万不等的工伤待遇补偿。

    研磨厂对该裁决结论不服,又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法院经审理后竟判决驳回11名重庆籍民工诉讼请求。11名重庆籍民工又提起上诉,但被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后又向温州中院申请再审,目前已被驳回。2008年1月,周立太帮这11名民工又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,目前尚无结果。

    其间,其中的5名重庆籍民工已经去世,目前尚在的当事人有蒲自炳、李光祥、黄德清、牟之华、冉宏章、陈朝全。昨日中午,记者来到已经去世的熊彬家,他的妻子已经改嫁。熊彬70多岁的父母和小儿子一起生活,但两个外孙都因在温州的研磨厂打工患上矽肺病,其中一个也已去世。

    杜海 实习生 李漫 图/本报记者 张锦旗 摄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